婴儿竟是世上最暴力的人?
 

婴儿竟是世上最暴力的人?

发布时间:2019-11-03 11:07:25
 
  只有大约5%助孕/%的人在青年时代仍保持着相对稳定的暴力性格。这只是我们为生存而进行的进化斗争的残余,以及需要我们用时间,通过刻苦学习才能掌握的一种力量。   我们有时候难免看到震惊世界的杀人案件,人们在震惊之余也在问:是什么原因会使一个人可能因为一件小事就大开杀戒?人的暴力行为究竟是怎么回事?加拿大著名的暴力行为研究专家特里姆布雷最近公开了他的最新研究结果:在助孕/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青少年通常是最容易诉诸暴力和犯罪的一个群体,但人类的暴力倾向通常是在蹒跚学步的幼儿时期达到顶峰的。幸运的是,两岁大的幼儿尚不能给人类造成太大的危害,但如果你不及早帮助他们控制愤怒情绪,等到他们长大成人,即使想帮他们,恐怕为时已晚。   习以为常的婴儿暴力   有个小男孩叫马克西姆,他有一双棕褐色的大眼睛。在情绪正常的时候,他能说出字母表中所有的单词,还能自己整理头发,一板一眼地唱彼得·加百列爱情歌曲《在你眼中》。   但如果发起疯来,那简直是讨厌极了。他会拍打自己的妈妈,并冲她大声尖叫。他会拿着塑料消防车玩具,追着托儿所其他小朋友猛打一气,有时还会好几个小时站在墙角推搡别的小朋友。如果有什么事不合他的心意,即使芝麻大点儿的事,他也会气得浑身发抖,面色铁紫,有时甚至会呕吐。   马克西姆年轻的妈妈朱迪思无奈地说:“有时感觉他好像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而马克西姆还不到两岁!据加拿大的一项调查结果发现,两岁左右的孩子处于最易发怒的阶段,同时也是人类攻击意识最强的年龄。   数十年来,暴力行为一直被看作是青少年荷尔蒙和睾丸激素发育所造成的问题。加拿大一家机构2002年的一项民意测验显示,绝大多数加拿大人都认为,人类在十几岁时暴力思想最为严重,因此,他们认为这个年龄段孩子的家长应该格外注意孩子们的举止,教育孩子控制自己的情绪。然而新的研究结果却与这项民意测验的结果大相径庭。研究发现,两岁左右的幼儿其实是攻击意识最强烈的一个群体,这是我们以前所不知道的。几乎每一个像马克西姆一样大的小男孩或小女孩,他们最容易发怒,与青春期的男孩或女孩相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研究人员指出,全社会一定不要忽视孩子幼儿期的这种暴力行为。如果忽视这个问题,有可能意味着孩子未来成长的道路将异常曲折,将来不可避免地与青少年犯罪、辍学,甚至成人犯罪联系起来。家长们应该对孩子加以教育,让他们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具有强烈攻击意识的儿童不早早学会控制自己的怒火,那么他们长大后有可能无法做到这一点。   别把责任推给录像片   自从有了犯罪这一概念后,人们就在问:难道果真像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说的那样,人出生时很纯洁,只是后来受周围环境的污染才变坏的?还是如意大利思想家奥古斯丁强调的那样,人的本质本来就是坏的,并不受外界社会的影响?性善论和性恶论孰是孰非?   蒙特利尔大学的研究员理查德·特里姆布雷是当今世界暴力行为研究的最重要的学者之一。特里姆布雷的数千个研究课题为他的观点提供了理论依据:除了极少数的情况下,暴力行为与人生经历没有多大关系。这只是我们为生存而进行的进化斗争的残余,以及需要我们用时间,通过刻苦学习才能掌握的一种力量。好像根据某种理想的计划,人类在他们最弱的时候,处境往往最险恶。连特里姆布雷本人也对这种结论感到吃惊,他说:“我感觉我的世界观与别人的完全不同。”   特里姆布雷的研究不是寻找人类之所以具有暴力意识的根源,而是探寻人类之所以息事宁人的态度的根源。特里姆布雷博士表示:“进行身体攻击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需要人们学习控制的自然行为。但通过学习并不能达到完美。社会化只是一种表象。”他在解释这种原因时说,它通常情况下是以一种平静的形式出现的,但如果有一天,有人拿着枪冲进办公楼时,暴力的一面才会显现出来。但在特里姆布雷博士所有的研究中,包括那些引自新西兰和美国的研究,他从来没有发现过一个顺从的孩子,长大后会成为一个具有攻击性的人,事实上,那些经常发怒的成年人,他们小时候就容易发怒,而且也从来不控制自己的愤怒。 如果人类会随着年龄增长,攻击性越来越少的话,那么暴力录像片和动作片是不可能将一个12岁的孩子在一夜之间变成暴徒的。特里姆布雷博士指出:“如果人类要等到电视出现才能发展出他们的暴力行为的话,那么人性恐怕早就不存在了。”在他看来,暴力录像片对孩子有负面影响,而且有时候影响还非常大,但这并不是青少年诉诸暴力的基本原因,否则你很难解释,都看过暴力录像片的孩子为何表现各异。   注意孩子的暴力倾向   如果暴力行为是一种先天性的特性,一个用“零容忍度”将欺凌弱小者排除在外的社会只会造就更多的具有暴力倾向的人。可是,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我们将暴力行为去掉呢?   现代科学目前正在开发一种复杂的,通常也是令人惊奇的基因和环境方面的诀窍,在这种基因和环境条件下,大脑会在适当的时间生成一种适当的神经联系,孩子的父亲会被鼓励与他们的孩子一起玩,而孩子的父母也会被建议去教自己孩子合适的行为举止,而且还要像他们教授孩子数学时一样专心。   科学研究结果表明,一个经常抢其他孩子玩具的儿童与一个你当场抓住偷你家电视机而且又反过来与你争斗的盗贼没有任何区别。特里姆布雷博士说:“这其实是同一种行为。只不过与你争斗的盗贼是个粗壮的暴徒罢了。”   在研究会议上,特里姆布雷博士拿出了几张婴儿和蹒跚学步的幼儿揪头发、扔起钉机的照片,在场的观众差不多全都笑了起来,直到听到特里姆布雷博士的研究结果才停止。人们终于明白,对于幼儿的暴力倾向是不能等闲视之的。   一天下午,一个叫史蒂夫的青年在蒙特利尔的一个公寓撩起他的衬衫,露出一条长长的刀疤,那是他与别人在一辆公共汽车上打架时,一把小刀在扎入他的肾后留下的。他又撩起自己的裤腿,露出里面的一个小孔,那是他15岁时与人在街上打架时留下的“纪念”。   史蒂夫今年25岁,是一家夜总会的杂工,每天从晚上10点工作到清晨6点,而到了白天,他要么写暴力抒情诗,要么从事贩毒活动。虽然史蒂夫对他的童年生活已没什么印象,但他说那时的生活十分凄凉。从一开始,他就对上学不感兴趣,他总是无法集中精力,在上一年级时,由于某些他不知道或不愿意说的原因,他被送去看心理医生,而且那一年他看过好几次。   从那年开始,他“总是”被送进拘留所,史蒂夫在回忆起那段经历时说:“在那以后,一切开始朝坏的方向发展。”而且他还得不到家庭的温暖,在史蒂夫12岁时,父母便离异了。史蒂夫母亲把他送到一个青年活动中心。史蒂夫苦涩地说:“她对我说我不听她的话。我当时其实没有那么坏,可我母亲就是想摆脱我。”史蒂夫自称他是社会的牺牲品,“一个戴眼镜的胖孩子”,经常是同学们取笑的对象。史蒂夫说,他第一次与人发生激烈冲突是在12岁,当时只是为了报复嘲笑他的人。史蒂夫说:“我说的是实话,我狠狠揍了其中一个家伙,当时太生气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现在,史蒂夫承认暴力是他的本性的一部分,直到现在,他仍然喜欢用羽毛球拍等手中握着的东西打别人,当然,现在很少动刀子了,因为他知道刀子的破坏力太大。   克雷蒂安的启示   理查德·特里姆布雷听说过太多太多像史蒂夫这样的青少年成长的曲折经历,他花费了40年的精力来研究暴力犯罪问题。他曾经试着用心理学的方法来纠正青少年的暴力倾向,但没有成功。从1982年起,他在蒙特利尔展开一项长期的研究工程,这一次他的研究选在幼儿园里。10年后,他发现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听说的过东西:他跟踪研究的几乎每一个幼儿6岁时的暴力行为都远远超过16岁时的暴力行为。但6岁是暴力行为的开始年龄吗?接下来,他把研究的对象改为新生儿。   特里姆布雷和其他国家的科学家现在已经证明,人类从开始呼吸第一口气时,就具有感觉愤怒的能力,一个4个月大的婴儿就可以表达他的愤怒。等他们进一步具有控制手臂和腿的能力的时候,他们的妈妈都报告说,孩子踢或咬的时候明显增多,有时甚至会生气。   等孩子长到两岁的时候,以发脾气为表现形式的暴力行动达到顶峰。据特里姆布雷观察,一个典型的两岁的孩子每做四个动作,就会有一个带有暴力倾向。到3岁的时候,成人的许多动作孩子都有能力做了,但他们的暴力行为反而开始下降。研究人员发现,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从3岁开始,在整个的一生中,人的暴力程度呈下降之势。据特里姆布雷统计,只有大约5%的人在青年时代仍保持着相对稳定的暴力性格。他们是这个社会最危险的一群。   特里姆布雷博士指出,孩子具有暴力倾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父母放任孩子的这种行为。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当时任加拿大总理的克雷蒂安设宴招待各个领域的科学家代表,席间,克雷蒂安让科学家们讲讲各自领域的故事,当轮到特里姆布雷讲的时候,克雷蒂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因为众所周知,克雷蒂安是个出了名的坏孩子,小时动不动就向小朋友抡拳头。幸运的是,克雷蒂安有一个很有耐心的妈妈,后来又遇到了一个心地善良的女朋友,在两位女人的潜移默化下,克雷蒂安走出暴力阴影,成为加拿大政坛的常青树,而不是一个毒贩子或杀人犯。   特里姆布雷表示:“自然之母真是太神奇了:你最坏的时候,恰恰是你最小的时候,你可以用20年来培养自己的性格,学习与社会共存的能力。”